返回 番外 手足(十五)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

番外 手足(十五)[1/3页]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166xs.cc
    周老大为了劝他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要说,结果他才开了一个头,平平就点头道:“周大伯放心,我们明白的,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乐乐:“而我们都自认为是君子。”

    安安:“这么危险,那些海寇又都是亡命之徒,我们就在广海卫就好,不会跑出海去找海寇拼命的。”

    想了两个晚上,跟兄弟们搜肠刮肚想出来的劝告之语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憋死在肚子里了。

    周老大觉得胸中好似憋了一口气一样难受,他控诉的看着三姐弟,你们难道就不能等他劝完了再点头答应吗?

    三姐弟已经愉快的去商量赈济的事了。

    从肇庆到广海卫不远,一行人第二天一早出发,第三天中午便能赶到。

    广海卫只是个小县城,但因为有水军驻扎在此,它被定为中县。因为临海,且有个天然的港口在,就算此地田地较少,土地贫瘠,这里的百姓也还过得不错。

    但现在整个县城一片镐素,县城里的青石板,墙壁上还残留有血迹,因为时日久了,血迹呈现出黑红色。

    海寇攻打县城时,徐将军和广海卫的陶县令只来得及打开另一侧的城门让百姓自行出逃,但因为时间太短,愿意出逃且能逃出去的人太少了。

    而徐阶和陶县令全在守城中战死,而海寇入城后率先清洗的就是徐府和县衙。徐阶只有一在军中的儿子侥幸活下,而陶县令一家比较幸运,打开城门时,他的母亲带着家中的孩子都跟着人群往外撤,只有他的妻子和父亲留下跟他同进退。

    虽然母老子弱,好在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活下来了。

    如今,广海卫从上到下都沉浸在悲伤的气氛中,家家户户都在办丧事,从京城紧急赶来的县令正在紧急救灾。

    但朝堂调来的兵还在赶来的路上,海寇随时有可能卷土重来,他根本留不住人。

    而且,附近乡村皆被劫掠一空,需要救济的灾民太多太多了,就算有附近县城帮忙,广海卫要恢复也很难。

    如果说物资还能够想办法,或从其他地方调,或是从客商手里买,那么失去亲人和家的悲伤就不是他们想办法就能平复的。

    所以哪怕事情已经过去二十来天,三姐弟一进城还是感觉到一股压抑的气氛。

    看着十室九空的广海卫,一脸麻木如同游魂般的百姓,三姐弟都不由板起小脸,从马上下来慢慢的往里走。

    周老大也不由严肃起来,叹息道:“时间是创伤最好的良药,只希望他们能够尽快恢复。”

    安安三人都紧抿着嘴角没说话,他们都还小,没有经历过生死,还是第一次直面这样的惨烈和悲伤。

    秦伍废了好大的劲儿才在广海卫中找到一家仍然在开张的客栈,住进后发现东家也在办丧事,所以除了主房他们什么东西都不提供。

    但厨房和大堂都随便他们用,东家腰上系着白布带他们去上房,随意的指了几个房间道:“诺,随便住。”

番外 手足(十五)[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